羚羊角梳

發表于 討論求助 2020-11-17 06:22:04

?羚羊角梳

?

? ? ? ? ?那家山在帕米爾高原邊防軍里當連長。這年冬天,那家山千里迢迢,回到江南小村探親。在村口,那家山遇到一位約莫六七歲的小女孩。小女孩背著一捆比她高得多、重得多的柴禾,步履艱維地蹣跚著。那家山頓生惻隱之心,跑上前去,一把搶過那捆柴禾。

? ? ? ?那家山問:你是誰家的孩子?小女孩囁嚅:那家的。那家山一愣:你爹叫啥?小女孩爽聲答:那家山。那家山渾身痙攣,心如錐刺,顫聲問:你就是……小草?小女孩怯生地打量著這位陌生的軍人,喃喃:叔叔,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那家山扔掉柴禾,一把摟抱住小女孩,淚如泉涌,啜泣道:小草,難道你認不出我了?我是你爹呀!小草掙扎開身子,茫然警惕地審視著那家山,在她眼里,面前的陌生人無論如何也難得與照片上英姿颯爽的爹相吻合呀!小草拔腿就跑,也許怕遇到披著軍裝的人販子哩!那家山喊了幾聲,沒喊住小女孩,無奈苦笑幾聲,蹲在村頭抽了一支悶煙,背起柴禾沉緩而歸。

? ? ? ??那家山一進院子,就看見枯瘦如柴的妻子拄著竹杖倚門凄笑著迎接他。那家山豁然明白,她的封封家書都隱瞞實情,她的風濕性關節炎老毛病越來越厲害了。那家山攙扶住搖搖欲癱的妻子,歉疚地說:真苦了你!妻子愴然一笑:沒什么,你在高原更苦咧!妻子忙拽過躲在身后的小草,催促道:小草,快喊爹!小草低著頭,咬住小辮梢,磨蹭不喊。妻子嗔怪道:傻丫頭,咋不喊爹呀?你不是總是念叨著爹嗎?不是好多次夢見爹回家嗎?今天爹真回家來了,你咋啞巴啦?妻子揚起竹杖嚇唬小草。那家山忙攔住了竹杖,圓場道:我有三年多沒回家來了,小草沒印象了。再說……那家山欲言又止,不想觸動臉上的傷疤。

? ? ? ??那家山在家書里已向妻子說明了臉上傷疤的來歷:一塊是巡邏時滑落雪坑被困一夜落下的凍瘡,一塊是追捕偷越國境分子時留下的刀疤,還有一塊是站崗時被高原野狼偷襲咬下的傷痕。那家山在信中調侃道:我現在滿臉的帕米爾高原地圖,這次回家你可要作好心理準備,假如你嫌我太丑,離婚也行!從不罵人的妻子在回信中罵道:放你帕米爾高原的屁!這罵語不知咋的被戰士們知道了,相互逗趣:帕米爾高原的屁是什么屁呢?放得高傳得遠唄!可高原缺氧,很難放屁呀!正因為很難放屁,放的屁才叫珍貴,才顯水平!戰士開懷大笑。

? ? ? ??一夜,妻子沒提那家山臉上的疤痕。翌晨,小草媽讓小草去喊在院子里揮汗劈柴的爹吃早飯。小草不挪步,冷不丁地問:媽,他是我爹嗎?小草媽一怔:傻丫頭,這還有假么?小草狐疑:怎么一點兒也不像照片上的爹?倒挺像電影里的壞人!小草媽慌忙捂住小草的嘴:別瞎說,讓你爹聽見,他會傷心的。你爹臉上的疤痕是在高原受傷落下的,長大你就會明白,你爹臉丑,心卻美!

? ? ? ??小草仍然轉不過彎來。小草媽惱怒了:這丫頭,咋這么不懂事?操起竹杖狠狠抽打了小草一頓。小草賭氣,獨自跑到姥姥家去。小草問姥姥:那人是我爹嗎?姥姥噙淚哽咽:是的……小草相信了,姥姥是不會騙她的!小草急忙往家里趕。真不湊巧,那家山接到邊防軍急電催其速歸。軍令如山,那家山顧不得去找小草,就往汽車站趕。小草回家見爹走了,嚎啕大哭。小草媽心軟了,帶她抄小路去趕爹。在另一個小站,小草終于與爹見上最后一面,甜脆脆地喊了一聲爹。汽車開動了,那家山問:小草,你要什么禮物?爹下次探親捎給你……小草追趕著風塵仆仆的汽車喊:爹,我要一把小梳子!

??? 不久,那家山就回家了。是幾位軍人送回來的,他魁梧剽悍的身軀竟裝進了那么狹小的骨灰盒。軍人們還捎來一把小巧玲瓏的羚羊角梳子,是那家山臨犧牲時囑托帶給女兒小草的……

?


發表
少妇白洁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