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易小說《銀飾》 羅蘭誦讀

發表于 討論求助 2021-11-03 15:53:32

點擊上邊-譚易文字-關注后-即可獲取-以前的全部文章

點擊 綠色按鈕 傾聽譚易文字


銀飾


裝在紫檀木的漆匣里的銀飾共計七七四十九件。

嵌龍描彩的鳳冠霞帔一個。

麒麟八仙虎頭獅尾安安送米的項圈各一共四個。

拳頭簪麻花簪扭絲簪各二,共六個。

十二生肖的耳環各二共二十四個。

梅花的蘭花的杏花的桃花的銀項鏈各一共四個。

鑲有赤橙黃綠青藍紫的七彩珠玉銀戒指七個。

最后的三個分別是龍頭竹節蒜梗的銀手鐲,每個各為一兩二兩三兩足銀六兩,用素玉的緞帶纏匝。

還有一包用來漂洗銀器增光上色的純凈明礬,盛在一個景泰藍的小蜜碗里。這些稀罕物件是按照大小及成對成套的順序分層擱置的,每一層都有上等的柞綢相隔,細細軟軟,免于碰磕。
  黃銅的鎖扣叭嗒叭嗒,漆匣合上。



環兒突然想起臂腕上這對水波紋的銀鏈,耳垂上這副龍鳳呈祥的耳墜,以及脖子上的那枚銀線吊葫蘆的項鏈項墜,無名指上的那枚鑲鉆的小戒指,甚至腳脖子上那副繡花鐲,所有這些明燦燦的銀飾都是要取下來的。環兒用手便處的一個家常用的絲帕包了它們,重重地掂了掂,放在漆匣的最上層。于是手上腳上脖上就是一派釋然和輕松。

環兒親眼細瞧著這只盛滿銀飾的紫檀木匣子被裝進一塊做傘用的黃色油布包裹里,袋口用細繩繞了個結結實實的活頭兒,最后被塞進那只資峪產的陶瓷甕罐里。那罐口也是密閉的,用黃蠟封住,滴水不漏。
  正是夜深人靜,山寨主吩咐張山和李四兩個小匪仔,連夜趕到桃花鋪,把那只沉甸甸的瓦罐埋在桃花村環兒家的老屋院的桃花樹下:記住,一定要掘地三尺,上下都鋪上封神用的黃表紙,要不那些銀子會在地里頭被小鬼們偷走的。
  天麻麻亮的時候,張山和李四趕回,山寨主卻拿了他們的人頭滅了他們的口:放心吧,再也不會有第二個知道這銀子的埋處。環兒你走吧,細水常流,那些銀子夠你享用一輩子呢!



  山寨主又讓環兒最后一次看了她的大龍小龍和鳳女,那是她一口氣養的親親的骨血?,F在他們都能跑會走斷了母奶,她也可以打道回府走出白龍寨了。在山下的那個開滿桃花的村莊里,有她的白發老娘和殷憂盼歸的鎖子哥哥。

?????? 被山寨主搶上白龍寨的那天夜里,她的鎖子哥哥正給娘送來幾丈白天在寺底鋪的綢緞莊買來的蘇杭的細綢,燈影里的情郎哥眉清目秀的樣子,直惹得女孩兒心里一陣陣嬌羞一陣陣心花放怒。

?????? 不知怎地的窗外就突然有了風聲雨聲,燈影搖曳之中,幾個黑色的蒙面人破窗而入,像老鷹抓小雞似地一把鉗住了環兒,塞到一只羊皮袋里,催馬揚鞭地出了村子。

???? ???環兒被搶去做了三房的壓寨夫人。

??????? 白龍寨的山寨主本來已有兩房妻妾,大房的秀玉二房的月容都是自商州城的戲班子里搶去的紅姑娘,誰知美人中看不中用,從小練功傷了那能生能養的一疙瘩肉,秀月山莊里養了好多年,就是生不出個一兒半女來。環兒是在那一日溪前浣紗時被白龍寨的匪探看中的。環兒唇紅齒白的一張俊臉,那一截裸露在水中的藕管似的小腿肚,那被溪水浸得白里透紅的胳膊和芊芊十指,活脫脫一個健康活潑的鄉間美女。那匪探還看中了環兒高聳的胸乳和豐滿滾圓的臀部,據說這就是能生會養的標志。環兒被搶到白龍寨后的第一個月,身上的月事就停了,接下來就酸兒辣女的鬧騰了一陣子,生下二男一女的龍鳳三胞胎。環兒在白龍寨可謂勞苦功高,把兩個理屈詞窮的秀月山莊的美人兒逼得無顏見人無臉見天。山寨主更是心滿意足地對環兒寵愛備至。環兒卻在他酒足飯飽之際,紅袖添香,軟玉溫存,獲取了三年后送她回家的恩赦。



現在環兒是行駛在回家的路上了,騎著一匹溫柔的白龍馬,馬鞍是織錦緞的裝了厚厚蓬軟的絮棉,牽馬的小廝有二十來歲,虎頭虎腦斜挎一把蓋子槍。太陽很好,卻總有小兒小女的啼哭聲聲,在山風迷離中漸隱漸現。都是她的大龍小龍和鳳女,他們永遠地留在白龍寨了。

一種揪心與切膚之痛。

一種似夢非夢的感覺。

一種淡淡的迷頓與似真似假的惘然,夾雜在抹不掉的親生骨肉的哭聲里。

一顆心就這么潮了起來,濕漉漉的,難受。
   好在山下的老屋里有娘有情哥有桃花樹下深埋著的秘密。
  那是一堆白花花的銀子!環兒笑了。陽光重又跳到心頭。多美的銀飾??!
  環兒對馬廝說,你回去吧!騎著馬回去,我到家了。

馬廝催馬揚鞭,留下環兒怯怯地站在村邊。



一群手拿紅纓槍的小孩擋住了她的去路:站住,哪里來的?
   環兒笑了,我是從白龍寨來的,我回娘家。
  哦,是土匪婆子。孩子們交換了一下眼神,環兒被帶進了一個叫村公所的地方。
   到處是歌聲。
   “解放區的天就是明亮的天,解放區的人民好喜歡……”
   到處是興高采烈的人。
  男人們忙著開會,丈量土地,揪斗地主。

女人們也開會,清一色地都剪成齊耳的短發,扯著嗓門學唱歌。
  娘死了,鎖子哥成了村里的民兵連長,取了鄰村另一個女民兵為妻,生下一個女兒已在學步走路了。環兒孤零零地在空無一人的老屋住下。院子里的桃樹花兒開的紅紅艷艷。環兒知道桃花樹下埋著她的銀飾,那是她用龍鳳胎的親生骨肉換來的,四十九件呢!每一件都是上乘的精品,環兒知道,縱是沒了娘,縱是沒有了情哥哥,她也有那些銀飾呢!



? 過了一年,白龍寨的土匪窩被一舉殲滅,片甲不留。
   又過了一年,環兒被劃為地主婆。
  一年又一年過去,環兒一直是歷次運動的主角,大小批斗會上的???。
  最后一次批斗會是廟場上小學校里銀杏樹下批孔子,環兒和孔老二的漫畫像一起被揪斗。帶頭呼口號的女教師手腕上明晃晃的,不是手表,也不是其它的物件,像是一件素空的碼口銀鐲子。這情景令她忽然間就想起了好多年前的那個夜晚,那七七四十九的銀飾裝滿紫檀木的漆匣,那黃銅的鎖扣叭嗒叭嗒。那山寨主硬是連個活口都沒留呢!
  終于有一天,村里的老桃樹下就忽然有了一個來自鄧州的銀匠。那些化銀子的燈盞,各式的模具,鉆子,錘子,銼子,鉗子,擺了一大堆。燈盞上的火焰被吹成一道細線,不大不小的一塊碎銀就在細如煙絲的火里化了,倒進玉蘭花的模具里,淬了水哧地一聲,就有花形模糊的東西脫穎而出,再錘一錘再砸一砸,銼去毛邊毛刺,就是一件漂亮的玉蘭花的戒指。

婦人們孩子們眼界大開,嘆為觀止。

環兒發現人窩里有那冤家鎖子哥的女人和他的小女兒香香。

看看那老姊妹貪羨的表情和小香香沒見過世面的神態,就又想起了從前的日子里那些穿綢穿緞配飾戴銀的風光,畢竟那不是一場無妄的夢,畢竟還有一些銀飾留著。于是就有心拿出一些交與香香,好給她爹她娘及幾個哥哥姐姐一人打制一個戒指一條項鏈。另外,再把最心愛的那條水波紋的手鏈拿出來,讓銀匠給緊一緊尺寸戴上,哎,人老了,胳膊上的肉都瘦干了,從前的好東西怕都戴不成了,都得緊一緊,緊一緊呢!



這個晚上,環兒沒有早早入睡,好不容易捱到夜半人靜,就拿了鐵鍬鐵鏟在桃花樹下挖地三尺,尋找那個資峪產的陶瓷甕罐,她的紫檀木的漆匣她的七七四十九件銀飾。

只是那棵滄桑的桃樹被她挖斷了所有的根莖,也沒找到她的那一堆寶貝。環兒是親眼細瞧著那些銀飾是怎樣一件又一件地裝進漆匣,被隔了柞綢一層一層地包裹好裝進陶甕的。

環兒還記得張山和李四那兩顆血淋淋的人頭。

一陣眩暈。

也許是山寨主的騙術,也許是張山李四小匪子的調包之計,也許是應了商州的傳言是被冪界里的小鬼偷去了,也許故事里原本就是一片荒蕪,什么也沒有發生過。
  第二天大早,村人發現了桃樹下環兒的凍得僵硬的尸體,村里的老輩人推算了一下,哎,這女人,剛好活了四十九歲!
  可是誰又知道,那湮滅在她生命里的,七七四十九件銀飾的故事?



誦 | 羅蘭

| 譚易

????編 | 劉遠勝


▽ 點擊下面的 閱讀原文 即可閱讀更多文字

發表
少妇白洁小说